岳海波写文

    士旺姓阮,就是《水浒传》里梁山好汉阮小七的阮。士旺不但姓阮,家就在《水浒》中描述的梁山,不过,那山不大,八百里水泊也没了踪影。山不大归不大,但那却是实实在在扬名海内外的梁山,没说的。士旺出生的那村子,就是梁山北边的石碣村,《水浒》里也写的明明白白。
    阮士旺秉性也象《水浒》中人,有时显得粗粗拉拉,但总是带着一股忠义侠士之气,江湖上最讲个“义”字,士旺做人“义”字当先,为人相当真诚,实实在在的,也许是继承了阮氏三雄的遗风。有一次士旺请朋友吃饭,自乱阵脚,醉卧街头,这可是我亲眼所见。
    说来话长,与士旺相识三十多年了,那是在艺术学院的前身——山东五七艺术学校时,士旺是七六级新生,我是刚刚留校的年轻教员,真是年轻教员,班里好多学生年龄都比我大,我们虽为师生却是同龄人,吃喝拉撒都在一起,关系自然十分融洽。士旺勤奋好学,特执着,文学功底又好,做人侠胆义肠,在同学中颇有威望。毕业后去了省农业厅的电影制片社,经年累月出发拍片子,听说拍了不少科教电影片,还获了不少奖,自然,画业有些荒疏,(不能说术业荒疏,人家现在的的术业就是拍片子)应该说,多少年没见士旺画画,也从未在画画圈子里见士旺活动,我还以为士旺兄退隐江湖了,也是,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。
    什么叫吃惊,就是意想不到,或按常规不应该发生的事突然间发生了。前几日,士旺兄着实让我吃了一惊,他来了我工作室,带来一摞画,是一大摞山水画,令我一惊,退隐江湖多年,又找到原来那棵树上了——意想不到。画中山水多在尺幅之间,山清水秀,枝繁叶茂,烟雾缭绕;小桥流水,三两人家,可行可居,;干湿浓淡,皴擦点染,笔墨技法缜密;精雕细琢,刻划入微,煞是好看。我原以为士旺那种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、粗针大麻线的梁山中人风格,却画出如此细致考究的作品,再次出乎我的意料。
    人生有时挺有意思,为一种情结绕了多年,最后九九归一,还是回到老路上,就象当年那个宋江,本来是个吃皇粮的,虽落草为寇,贵为大哥,过了把占山为王的寨主之瘾,终究没改变他的心底之愿,最后还是招了安,尽忠心去了,这种情结没法改变。士旺兄应该也受那份情结所致,重出江湖,再作冯妇,而且要做个好冯妇。那天,士旺兄还给我谈了他的“蓝图”,一个宏伟的蓝图:这几年怎么画,再过几年怎么画……比他的山水画还臻密,说得相当认真,相当自信,相当真诚,令我好一个感动。看着似乎多少有点陌生了的士旺,忽然觉得一点都没有变,还是和三十年前上学时一样,那么义气,那么勤奋,那么执着。我想士旺兄还会让我吃惊的,不知是哪一天。

    注:作者系山东艺术学院教授  硕士生导师


 

2008年10月

 

版权所有:中国山水画家网 www.cnsshj.com

 
 
鲁ICP备13029768号   手机:13075303117    电话:0531-51653990    电子信箱:ajaqaka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