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丽华——世旺和他的山水画

张丽华(艺术学院教授、研究生导师)

我和世旺相识于1976年,那是上世纪中国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,唐山大地震,东北落陨石,周总理朱委员长毛主席相继逝世,我在3月时应招的山东五七艺术学校考试,到11月才有了录取结果,冬天里,我们背着行囊从全省四面八方于15日汇集济南,开始了三年的中专学习。

由于年幼无知和无名的兴奋,一个月军训回来的我们全都在说笑打闹,在热烈地讨论“三大面五大调”和“冷暖灰纯”等“小儿科”问题,谁也没有注意到,宿舍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沉默不语的同学,那同学一言不发,只是静静地坐在宿舍一隅,于一沓白纸上勾画他的“小人儿”。几天后我们熟悉了,知道他叫阮世旺,来自“水浒”的故乡菏泽梁山。那时,评水浒批宋江的余音还没有散尽,但并不影响我们对“水浒”神秘感的生成和向往。出于对“小人”的兴趣,我们说起了连环画,当提及我敬佩的高山仰止般画家周申的时候,阮世旺竟和他熟悉,并有过合作的经历。找出随手携带的连环画,见扉页上作者名字,阮世旺果然与周申等人列在一起,更生出了毕恭毕敬的崇拜,那只能是发自心底的仰慕,伴有几丝自惭形秽,算不上嫉妒,只是心里暗想,一定要好好向这位同学学习,待有一天赶上他,也要与大画家合作。我找出珍藏的一页连环画原稿向阮世旺炫耀,世旺也大吃一惊:“这页画稿是我在旁边亲眼看着周申老师画的,怎么会到了你手里了!”看着他的神色,我也不无得意。

我们有个老师姜衍波,也就是前届的学兄,在出版社工作,主持《山东红小兵》刊物,每期,他都利用职务之便拿些文稿来,让老师挑选造型能力稍强者为其作插图,我们都在其中之列。每次,世旺画的插图都令我咂舌,那不是一般意义的精美,是那时学生少有能画出的成熟的精品。当我吭哧吭哧地仅仅能收拾出一个比例适当的孩子造型,并能把人物和道具、环境较合适地放在一起时,世旺画出的是难度极高的“群像”,是一群孩子在拿着各种道具,做着各种动作的人物组合。每期刊物拿来,我都诚心诚意地翻到世旺插图的一页来欣赏,来揣摩,悄悄地学习。

应该感谢那时登载我们插图的《山东红小兵》和其他报刊,它给了我们积极实习的机会和园地,题图、插图(包括美术字)就是把平时习作跟创作结合的一种形式,只有这个时候,平时的写生才有了构思和制作,才化为了“造型”。翻看着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刊物,觉得自己的“作品”介绍到了社会,心里有了一种“有用”的感觉,所赚几元稿费也变为了床头手边的几本专业书。不要瞧不起这些小东西,当今的大画家王沂东等人都曾在上面刊登过作品,有的是封面独幅画,有的是老老实实按脚本创作的彩色连环画。说到“造型”,阮世旺坐在宿舍一角勾画“小人”的举动是造型的最佳途径,写生、临摹只是写形和摹形,是借助实物及他人作品的一种习惯性印象记忆,只有自己凭借脑中印象和意象勾画出形象,才是创作意义的“造”。当然这个“造”脱离不开写生和临摹的记忆积累,但毕竟是从自己意象中生出的形象,是主动的营造、创造,比不得由外界事物牵着鼻子走的被动的摹仿,与当下的某些学生离开照片不会画画的现状更不可同日而语。世旺在我们一帮插图同学中起了领头兵的作用。

这其后的学习中,每遇造型问题,我免不了要向世旺讨教。在看戴敦邦线描人物时,他告诉我:“你看这家伙,他在结构的地方断笔停笔,线再走时就是一个关节了。”他指着戴敦邦画的一个侧面仕女给我看,果见那脖子后面线条有几处停顿。于是我懂得,看画要这样“读画”,看微妙处的处理。直到现在,我作速写写生和国画人物时,还习惯于在几何型和结构处来几下“停笔”。

世旺善藏书,他藏有华三川《白毛女》《刘胡兰的小故事》等善本连环画,我不由垂涎三尺。那时候的参考书少,这些优秀的连环画是我们学习的第二老师。我曾临摹过《刘胡兰的小故事》,当然是把人家原来的彩色变成了黑白线描。在济南近郊下乡写生时,我画了一幅捆扎麦子的速写,世旺当即指出:“这是‘刘胡兰’上面母亲的那只手!”世旺的眼很“尖”:“你看,你临摹了以后能记住,能用上,这一点就很厉害啊!”得到他的肯定,我自是心里喜滋滋的。一个寒假里,世旺把他珍藏的华三川的《白毛女》借给了我,这是非常慷慨的举动,那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书!换了我肯定不借,心爱的书借出去,犹如把孩子寄养在别人家一般寝食不安。我深知世旺的用意,整整一个寒假中,除了拜年,我都窝在家中的里间屋内勾摹这本小人书。这是中国连环画的经典,是中国绘画的经典,也是中国戏剧文学的经典。妹妹看了文字,大过年下在一旁流泪,我则一笔一笔地在桌上临摹。几十页下来便几可乱真了。开学后,我把保存得完好的画书还给了世旺,并给他看了我的摹品。他言语中流露出由衷的鼓励:“你的作品可以和华三川换去了!”

|<< << < 1 2 3 4 > >> >>|
 

版权所有:中国山水画家网 www.cnsshj.com

 
 
鲁ICP备13029768号   手机:13075303117    电话:0531-51653990    电子信箱:ajaqaka@126.com